曾经肆虐全球的梦魇——鼠疫

2019-11-16    作者:铸雪

日前,内蒙古自治区2人被诊断为肺鼠疫确诊病例的新闻 ,让这种一度被遗忘的疾病再次走入大众视线。鼠疫曾经是一个肆虐全球的梦魇,在这个疾病的历史中,镌刻了人类公共卫生事业的曲折发展历程。
公元541年,一场源于埃及的鼠疫迅速蔓延,屠戮了埃及的培琉喜阿姆、亚历山大后,借助水陆贸易网络扩散至首都君士坦丁堡,最终肆虐整个拜占庭帝国。没有人确切知道有多少人在这一场浩劫中丧生,有记载显示瘟疫爆发时,君士坦丁堡每天有将近5000人失去生命,帝国也损失了1/4的人口。在中国,明代万历和崇祯年间的两次大规模瘟疫也被认为是这次全球大流行的一部分。崇祯十六年八月,天津爆发肺鼠疫,“上天降灾,瘟疫流行,自八月至今(九月十五日),传染至盛。有一二日亡者,有朝染夕亡者,日每不下数百人,甚有全家全亡不留一人者,排门逐户,无一保全”。
1855年,中国云南发生了大型鼠疫,恰逢杜文秀于云南起事,鼠疫病菌也就随着人群扩散开来。1894年广东爆发鼠疫,十日之内蔓延全城,并传至香港。广州和香港成为当时鼠疫流行的中心,借由方便的海上交通,死神的脚步最终遍及全球,仅仅在中国和印度便导致约1200万人死亡。
有学者估计,1347年开始爆发的那场全球性的鼠疫 ,仅在欧洲就有约2500万人死亡,而欧、亚、非洲则共有约5500万~7500万人在这场疫病中死亡。由于当时缺乏对疫情正确的认识以及可靠的治疗手段,只能使用隔离的方法阻止疫情蔓延。
对于这种动辄就可以夺走数千万人生命的烈性传染病 ,人们发现鼠疫病原体的历史不过一百余年。1894年,巴斯德研究所的细菌学家亚历山大·耶尔辛(AlexandreYersin)在香港的鼠疫患者身上分离出引致瘟疫的鼠疫杆菌(Yersiniapestis)。1898年,法国科学家席蒙(PaulLouis Si mond)在印度孟买首次证明鼠及跳蚤乃是鼠疫传播的罪魁祸首。
鼠疫是一种人畜共通的传染疾病,其主要的病菌媒介并非是啮齿类动物(如鼠)本身,而是寄生在它们身上的跳蚤 。啮齿类动物对鼠疫大多有免疫力 ,但这种病却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致人死亡。按照感染症状不同,鼠疫可分为三类:淋巴腺鼠疫、肺鼠疫、败血性鼠疫(见左下图)。
随着鼠疫杆菌的发现 ,人类第一次对鼠疫的发病机制有了正确的认识。而抗生素的发明进一步为人类对抗鼠疫提供了强有力的工具。疑似鼠疫患者尽早接受正规的治疗可以大大降低死亡率。临床经验表明,链霉素、庆大霉素、四环霉素、氟喹诺酮或氯霉素均可以有效地对抗鼠疫杆菌。
现代医学使人们认识到 ,人类自身要对灾难的爆发承担更多的责任。生活环境的污染和恶化、医疗设备与医护人员的短缺、公共防御体系的缺失、基本健康常识的欠缺,导致瘟疫只需要换一身皮囊,就可以向人类发起一次又一次的冲击。